現在是星期一的下午
很難有機會 會是我一個人在台中的房間裡打電腦
雖然說我剛剛在打電動

不知道昭玉的車子找的怎麼樣了
阿塞的摩斯漢堡打工不知道開始了沒 還是又默默的不了了之
寶貝工作的不錯的樣子

原本應該是不錯的心情
剛剛發生的小插曲讓我不是很開心的起來

我無法毅然決然的放下家人的反對而離開台北
但是心裡又對台北感到很喘不過氣來
這是我心態的調整問題
就像是 我也無法完全忽略談到那些事時 你的反應問題
可能是我多心也好 太敏感也罷
當說到那些事時你的反應總是特別尖銳 我的感受也是特別脆弱
那些事 現在的我也無法毅然決然的忽略
無法忽略的原因 也許就是出自你的態度 或者我的多心
難不成 在你的心中 我就是心機的 而那些事就是單純的嘛
那是憑什麼?

不說出口的感受 就算再怎樣的真實 終究也是透明的




快要回台北了
煩 

創作者介紹

Nothing at all

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superwz
  • 幹,所以在我回應你這篇的七個小時前你在哪裡?
  • shanhai
  • 別煩別煩~想找人說說話時
    我都在唷^^